读书不想再为争取收视率谈八卦

人生想转弯,就去念书吧!

从台大商学院毕业后十年,我又报考了上海的中欧工商管理学院。

外在,我明白经济情势已逆转。

内在,我已经厌烦了我不断重复的娱乐圈工作。

广告老早被网路瓜分了,在缺乏资金之下,电视台没有任何人想把节目做好。一个小小的棚,几部机器,老旧布景,靠着主持人和来宾呱呱呱的坐着聊天「顺录」,一天录完一周最省钱。台湾主持人做的其实都是「直播」,为了省,播出几乎等于不剪片。

当时做到了全台收视率第一的节目,每集制作费不到台币十万元。有位制作人曾笑说:「一件武则天穿的戏服,应该够我们做上一个月。而人家出一集外景节目花的钱,我们可以做三年!」

为了要争取收视率,谈的都是八卦流言,不惜拆散别人家庭,也不惜毁人名誉。我其实早该离开这样的环境。

夕阳余晖早已不是无限好,我其实应该更早看出来的。只因当时仍在顺境之中,节目还一直雄据在排行榜上,我迟迟才看见夜色渐深。

 

二十年,做着主持工作,我本来预期,没有麦克风我会不习惯,事实上这两年来,我过得很好,而当时居高不下的血压,如今也不再那么惊人。我为我的血压做过检查,医师说我并没有什么明显问题,断定我是心因性的。如今证明他是对的。

不想做,又不想走,把自己摆在不舒服的环境下撑着,血压不高也难。它是我的警铃,只是我一直忽略它的提醒。

到上海念书半年后,我正式离开电视圈。仍然在台湾主持一个广播节目。

一周五天做广播,我快乐多了。广播不必那么炒话题,不必在乎每分钟收视率,听众也比较愿意收听知性节目。

中欧入学考试很难,七个取一个。我花了一些时间重读逻辑学,还有高中数学。那一阵子,有几个台大同学一直被我烦,尤其是当医师的,他们是联考常胜军,肯定数学很不错。

「你确定要考这个吗?真的很难……我都快忘了……。」连他们都这么说。

当年的台大EMBA入学考也考了数学(现在已经取消,改由书审),但那时的数学考的应该只有国三程度吧,中欧考的根本就是高三程度!为了算那些数学题,我的头发白了不少。

我考上的时候,最高兴的,除了我,应该都是被我烦过的有功同学。

然后,我继续学我的「商人之道」,这一次和上一次大不相同。这十年间,我已经有了不少投资经验,也经营过公司,还逃过了金融大海啸。如果说第一个EMBA是我的启蒙,第二个EMBA,更让我长大。

上海两年的学费高达七十多万人民币,还不包括往来交通住宿和杂费支出,我的估算加起来就是一百二十万人民币吧。

商学院不怕谈钱,任何东西不是有价格就是有价值。

写这篇文章时我刚好毕了业,我必须郑重的说,它的价值,绝对高于我付出的所有价格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198彩 » 读书不想再为争取收视率谈八卦

赞 (0) 打赏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